无论各行各业,每个人成长的路径本质近乎相同,永远在机械地重复这两件事情:

发现问题 -> 解决问题

但是,人与人的差距也在此迭代中逐渐拉大。理想地,每一轮的迭代都应增强个人能力,因此解决问题的能力在逐步增强,而发现的问题的价值也在不断提高,对应地,带来人的不可替代性的增强。

职业无贵贱,区别在供需。举例到程序员这个职业,大致是这样从更具体到更抽象的迭代:

1. 无发现问题的意识,仅被动接受
2. 实现级别的问题:局部更快/更易扩展/更健壮/……
3. 设计级别的问题:全局的高度,此外还应关注机器资源的效率
4. 组织级别的问题:关注人力资源的效率,组织也应满足高可用/高性能/高可扩展/高安全……做到顶也就是CEO的角色了
5. 需求级别的问题:发现并高效解决需求的程度决定了组织的价值,到了这个级别,应是组织的创始人或是决策者的角色了

1-4属于发现和解决供给维度的问题,因为“供”依赖于“需”,所以后者更困难,而“需”不正是大家一切行动的导火索么?上文的“组织”的意义也是会随着迭代逐渐扩大,从个人到团队到部门到公司到集团,更广阔的意义可以延伸到政府部门到国家到联盟到地球首席代表……

本文起自一篇文章,摘录部分如下:

单纯从达成某一目的而言,读书往往非是绝对必要条件。

秦始皇把书一把火烧了,刘邦项羽一样造反并取得胜利。但读书无疑的可以加速一个人增值的过程,记不得是谁说过:实践无疑是人类最好的老师,但只靠实践来认知世界无疑也是愚蠢的。这是非常精辟的。除此之外,要想培养大局观,那就非读书不可。

每个人的亲身经历,在大的时空背景中往往只是一个简单的截面,这一截面中绝不会包含可以归纳出所有真理的事实,因此只依赖于自身的实践也就必然限定了一个人的视野。 这一点随着一个人的责任范围变大往往会体现为一种制约和限制。所以培根讲:有实际经验的人虽能够处理个别性的事务,但若要综观整体,运筹全局,却唯有学识方能办到。

即使从实践来看也是如此,要想培养出一种大局观,那就非读书不可。而大局观往往是成为将帅之才的必要条件。

原文系列文章请见:《程序员生存定律》